奇迹停停环游世界

吃叶受,正副队。大爱瓶邪,以及楚路,赤锁,唔……还有最近萌上的忘羡,还有各种魔性的冷cp?(´・ω・`)

求文……

占tag致歉
求一篇一两年前看到过的文,大概是all叶或者邱叶设定的,好像是叶修是一个邮差,专门帮一些不能移动地方的精怪之类送信,然后邱非是个学徒……吧?跟着叶修学习怎么送信之类的,就是记得里面的一些食物很乖会自己动之类的,也有可能把好几篇文的设定记串了_(:з」∠)_
还有一篇魔法师设定的,是连载,很神奇的设定,叶修是一个世外高人很厉害的样子,然后有个城堡……吧,其他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设定。
感觉线索好少,突然想起来的,怎么也没找到ಠ_ರೃ如果能求到就好了_(:з」∠)_
以上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伞修】但屈指,西风几时来

be,一方死亡
ooc......orz
渣文笔......orz
第一次正式发文
中二时期的产物,地名物名全靠瞎掰orz

细节经不起考证

“苏沐秋,字千机,幼与其妹孤弱,仍怀大志……二十三年,授征北大将军,戍边穆州……二十六年,转兵部侍郎,与归途见北蛮奇袭,卒于驿所。赠兵部尚书……”

秋雨沾湿了阶前的海棠,饶是这南地湿暖,清秋时节的海棠终是憔悴将落了。

小院里极静,一场秋雨,鸟鸣虫声皆被煞灭了,只余这瓦下秋雨点滴不息。

忠心的小厮轻叩禁闭的院门,等了许久,最终只得一脸黯然的离去,自苏将军的死讯传来,那人已在这院中闷了有三四月了。

叶府

正厅内,几人沉默地候着。看到雨幕中独自前来的小厮,气氛不见松动反愈发凝重了起来。几人起身,迎上前去,当先一个武官服饰的人问道:“他还不出来?”小厮行了一礼,对上那张黑面似是有些惶恐,只是摇了摇头。

众人一时都静默了,也不回屋,就这样站在雨幕前,似是与什么对峙着。

此时叶修正坐在回廊上望着外头又见急促的雨势。,本就萎靡将败的海棠早落了一地,就连叶子也被击得没剩下几片。他一向懒散,这阶前的几盆花草向来是苏沐秋打理,若是往年,沐秋一早便将这些花草搬进了屋,哪等到这无情西风摧花折柳。

手边久违地放了一坛酒,正是苏沐秋最好的“西风烈”,军营里的烈酒,光是香气就能熏得叶修直犯迷糊。可他又不住的贪恋,只因像极了苏沐秋身上那炙热的气息。

窗边案上的镇纸下有几张笺子,单薄的纸张是不是被闯进屋内的风掀起一角,猎猎地响几声,欲碎未碎。

叶修正入了神,院门“嘭”地一声被踹开了,原本候在厅中的那几人鱼贯而入,踏过被雨水浸湿的海棠花,走上了回廊。

几人被雨浇了个透,起先问话的武官一张脸早已黑到了底,滴着水的手攥紧了拳,最终还是没有砸在叶修身上,低头踢碎了一边的酒坛子,道:“当真是要在这守一辈子的寡吗?这样没出息,你还是叶修吗?”

也不知是不是被酒香熏醉了,这般骇人的怒气下,叶修反倒笑出了声,道了句:“老韩,且平静些。”慢悠悠地转身晃进了屋,取了那几张纸笺,又晃荡了出来,递与了另一文士模样的人手中,说:“文州,且看看,写的如何?”其余几人一同围了上去,看那几张薄薄的笺子,字迹被喻文州手中的水汽晕开了些,可文辞间的锋锐仍凝而不散。

黄少天最先沉不出气,一跃至叶修跟前,但这被圣上赞作“言辞堪比剑锋”的言官之首憋了半晌只问出一句:“你,你当真要去那穆州吗?”一直盯着叶修的韩文清猛然夺过了喻文州手中的笺子,草草扫了几行,终于按捺不住怒意,拳头扫过了叶修的耳廓,齿缝间挤出来一句话:“你是要去殉情吗?”

来人个个都一副惶急万分的模样,偏生叶修本人还是一副云淡风轻之态,闲闲地道:“老韩,我早说过了,且平静些,我这小屋子小院可经不住你这拳头几下子砸。前些日子我已经拜托一帆替我呈上去了,算算日子,旨意也该在这几日下来了。”

“为什么?当真是……殉情?”苏沐橙问道,眼里的泪早已止不住。苏沐秋与叶修都是坦荡之人,他们之间于亲友根本不算秘密,也正因如此,这几个月里,他们才会这般担心。

叶修突然觉得有些累了,四下看了看,拣了根廊柱倚着,道:“快入冬了,蛮子也该来了正是边事四起之时,穆州虽是北境,如今却是座蛮子抢的空城。小周,老韩,你们定然不会被往那调了。他用命守住的地方,我不能就这么看着它被蛮子给糟蹋了。”一如往日,那声音带着低低的哑,懒懒的仿若什么都不经心。

雨丝斜斜的飘在人身上,逼得人不得不清醒。无一人言语,雨丝渐渐稀疏了,最后,只余下瓦檐上的水珠子不依不饶,时不时响上几声。

北境荒芜,连着天的戈壁滩上终年只呼啸着狂风,卷石飞沙。穆州城便孤立在这荒滩中,前后左右都只有漫漫黄沙,无人烟也无生灵。

叶修有裹紧了些身上的棉袍,呼出一团白雾来,早知北地较南地更寒冷许多,但仍未料到竟这样难熬。他不禁想到,苏沐秋那般怕冷的人,是如何在这度过数个寒冬的。

城头上没有遮挡,狂风裹着细沙扑过来,逼得人睁不开眼,叶修手中的那捧骨灰霎时间遍全散了。那时随同死讯一同送到的,七尺男儿,最终,只剩下了这一小捧灰。

彼时刚刚入秋,西风乍起,半个月前苏沐秋还来了信,说今年能陪他和沐橙一起看中秋的月圆。可中秋快到了,回来的,只有一个小坛子,和那封血迹斑斑的遗书。

如今冬至已过,西风渐息,叶修看着空空如也的掌心,只是想,苏沐秋是不是就是跟着这西风,一同去了。

“叶修,字之秋,其父战征侯,荫工部员外郎。少狡慧,族老奇之,言必成大器……素善时征北大将军苏沐秋,沐秋卒,讯至以闻,泣血当场,称病不出数月。二十六年,迁穆州司马,会北蛮寇中原,时城中兵寡,守城数月,风寒不治,卒……”

终究一去不复返

突然想到一个梗……

如果十年前死的是叶修而不是苏沐秋,苏沐秋悲伤过头,认为自己是叶修,而死的是苏沐秋,他以叶修的身份和人格活下去,然后有了全职里的故事。直到叶秋找来,然后……开始虐了……
好吧,写完我就发现bug很大,但,抑制不住自虐的脑洞……
这里饭饭,不算是萌新吧……喜欢全职很多年了,一直窥屏,第一次发东西^_^